娱乐 > 文章正文

娱评 片方:暂不回应

作者 皇冠新2 来源 http://www.592cn.com 浏览 时间 17/10/12 字体:[ ]

  五一档,国内大片火拼。《闯入者》的“老三线”故事还是没有拼过《何以笙箫默》《左耳》《万物生长》的青春荷尔蒙。导演王小帅心里有委屈,拼了老命路演的同时卖命在微博上宣传。百分之一的排片,这样的结果,业内不少人士只能无奈摇头用“呵呵”评价。《闯入者》将一段与文革密切相关的“三线建设”历史搬上了银幕,而这段历史,基本上已经与时代脱节,很少有人将这段历史细细追寻。吕中饰演的主人公邓老太曾是下派到贵州某个小县城的“老三线”建设者,当年不惜以揭发竞争者的形式争取到了回北京的名额。多少年以来,她一直心存愧疚,影片最后,通过她的下跪忏悔,让她们那一代混杂了受害者与加害者双重身份的“历史罪人”,首次在一部可以有目共睹的院线电影里完成了道歉。影片主要谈了两个问题:空巢老人和文革后遗症。

  这是一部有情怀的电影,但数据显示,情怀不能救票房。《闯入者》五一档前两天的票房累计140万,排片率仅为百分之一多一点,甚至抵不上公认烂片《爱我就陪我看电影》,实在是莫大的讽刺。而青春题材电影《何以笙箫默》 上映两天排片率和票房均为第一,两天报收1.42亿,毫无意外地成为了五一档最大赢家。同题材电影《左耳》,甚至是前阵子上映的《万物生长》票房也不错,青春题材电影高票房、低口碑,而《闯入者》则是有颗好片的心,却无奈没有高票房的脸,为此,导演王小帅在微博上奋笔写下《请你挺我》的声明,表示曾预计《闯入者》应有8%-10%排片量,但在市场中并未遭遇公正对待,尚未被观众检验就被判处“死刑”,“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案”。文艺电影,难敌支离破碎的玛丽苏片。《闯入者》是在《青红》《我11》之后,王小帅对情有独钟的贵州情结和现实题材的继续关注。如果说《我11》是带着半自传性质对那个特殊年代的窥探,《青红》是爱情与时代的错位,而《闯入者》则是对往事的忏悔与反思。三部电影分别从少年、青年、老年三个视角呈现出了一个时代的真实面貌,构建起了整个中国社会无法忘却的时代记忆。“老三线”的故事,一直是导演王小帅的拍摄作品中难以舍弃的情怀。王小帅生于上海,出生后不久随父母去往贵阳,从《青红》到《闯入者》,他反复拍摄与自身经验有关的三线题材。三线建设的持续时间,囊括了十年文革,与知情上山下乡也有重叠,这些事件的背后,是被时代裹挟的万千个体,心中念念不忘,映射到作品中则必有回响。《闯入者》的前半部分扣住了“空巢老人”的话题。影片开头即是空荡荡的房间,丈夫去世的独居老人老邓一系列生活琐事:她一个人买菜、烹饪、吃饭,睡觉前边泡脚边看电视;因为总担心用电隐患,出门前不厌其烦地检查,泡脚前也坚持用手指一点一点在水花里撩拨试探; 吃饭时会砸吧筷子,有烦心事时会和过世的老伴儿絮絮叨叨;和大儿媳的相处有矛盾,小儿子是同性恋者,因此,她对小儿子总是耿耿于怀。演员吕中虽然已经75岁高龄,但她的表演功底深厚,但短短的几场戏,极度贴近生活的表演,让人对她扮演的“奶奶”印象深刻,她的表演也成为该片的催泪点之一。前半部分的“空巢老人”矛盾可以从表层诠释电影的名字:大儿子和儿媳尽力将老人排斥在家庭之外,小儿子是同性恋者,排斥老人的唠叨,这是老人的“闯入”。

  张艺谋曾在《归来》发布会上被问到80后90后观众是否会喜欢这部影片时说:《归来》讲述的是一个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时代背景与今天的年轻观众有距离,但打动观者的终究还是情感,情感不分年龄、不分人群,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归来》还未上映,就引发了口水。影片究竟是否如《电影世界》说的那么烂,还是如其他影评人表述的:这是一部适合带着父母走进电影院观看的静心之作,也是值得多看几遍的经典之作?我们拭目以待。

  《电影世界》杂志用大篇幅批评张艺谋新片《归来》:“既无美学,更无思想”“《陆犯焉识》不是《归来》”。昨天成都商报记者致电《电影世界》的主笔“红鱼”,他表示:“作为杂志,我们只是做了正常该做的事儿,引起这么大的风波是我们没想到的,其他暂不方便回应。” 《归来》的片方乐视影业相关宣传人员表示:“现在暂时不回应此事。”

  电影后半部分才是导演真正想要表达的主题。一首《山楂树》的合唱,矛盾切入了“老三线”的回忆,心存愧疚的老邓回到了四十年前曾进行三线建设的贵州小城镇,王小帅巧妙地延伸到过去和历史,让这个故事具有了纵向的深度。

  《电影世界》批评

  用苦痛勾兑出的廉价眼泪

  《电影世界》的编辑在提前观影后,在微博发文称影片是“苦痛勾兑出的廉价眼泪”,并指出该片与原著《陆犯焉识》相差甚远。《电影世界》的策划人更在网上爆料称,《归来》的片方认为杂志编辑此举违反了保密协议,数次出动高层要求删帖,并扬言要制裁该媒体。杂志主编则回应“怕你们我关了这杂志”,并在杂志5月号上刊发深度文章,再次点燃战火。

  文章称,张艺谋把书中一切敏感内容尽数“自我阉割”:“既然选择了这样描摹人性的原著,却又干脆利落地将其中那些指涉阴暗人性和压迫自由的成分尽数剪除,那么除了拿一个敏感的题材当幌子装模作样、拿众所周知的苦痛勾兑泪水之外,实在很难想象影片还有什么更高级的动机和目的可言。”

  一位作者表示:“我们是4月初在乐视看的,但签的却是3月27日在北电放映的保密协议。保密协议里好像要求不发表评论,但事实上,从第一场放映后,一直有溢美之词在传播”。这位作者还告诉记者,自己曾看过原著《陆犯焉识》,所以并不欣赏《归来》,“演员依旧很卖力,但还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归来》成都点映

  观众有笑有哭

  尽管老邓最终回到了贵州赎罪,但影片却残酷的将这份赎罪呈现成了另外一种闯入与干涉,老邓找到昔日“竞争对手”的家,不仅没有得到原谅却发现对方的孙子是一个杀人凶手。她的“闯入”并没有得到“竞争对手”的谅解,她是“竞争对手”原已绝望的生活中的“闯入者”,而昔日“竞争对手”的孙子也是“闯入者”,少年开始了一系列的复仇,闯入了老邓的生活,也误闯入了那段尘封的文革后的历史。最终,少年在警察的追捕中失足掉下了楼,老邓的闯入再度犯下了“罪孽”。这样的结局,虽然残酷,却似乎又蕴含着对某段历史的无可弥补和无法原谅。电影最后,少年从窗口掉落,电影戛然而止,那一幕,依然是破败和萧瑟。

  电影有情怀,但并非十全十美。看完后,说不上它好,也说不出它坏,影片的前后衔接生硬,“空巢老人”到“老三线故事”的转移不够自然,前半部分略显拖沓,后半部分节奏匆忙,结尾戛然而止,留给人们的则是更多的略显疑惑的想象空间。

  5月4日晚,《归来》在成都进行超前试映,成都商报记者和近200名观众观看了此片。观影过程,有观众流泪,有观众笑场。成都90后观众郑先生表示:“如果观众没有经历或是了解那段历史,也没有去看过小说,将会很难理解这部电影。影片故事方面,很平淡生活化,缺少足够的戏剧冲突,对于缺少生活经历的人来说很烦闷和无聊。”

  42岁的杜蘅看完《归来》后很激动,他说:“电影《归来》,一部教科书般的作品,讲故事的张艺谋导演终于回来了!另外想对我亲爱的儿子和影院里的青年朋友们说,这不是臆想,这就是我或者父辈经历过的时代!不煽情自流泪!”

本文转载于365bet官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592菜鸟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592cn.com/yle/8012.html